宁铁动态   铁路要闻
视频在线 图说宁铁
关于宁铁 物资采购
客运资讯   列车时刻
余票查询 正 晚 点
代售网点 客运指南
货运资讯   我要发货
货物追踪 运费查询
电商平台 货运指南
职工家园   服务投诉
车站风采 失物招领
人才招聘 旅行天下
 站内搜索
  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-> 图说铁路 -> 正文
工作着 美丽着
时间: 2017年03月20日 09:44    来源: 南宁铁道报    编辑: 宁铁宣   作者:

    编者按
  在铁路各个岗位上,闪现着女性的倩影。她们以女子特有的坚韧和细致,确保着铁路大动脉的安全畅通。让我们一同感受花样“铁”娘子的巾帼风采——


红姐的“红色历程”

特约通讯员叶圣 通讯员刘锦韬

  干练的马尾辫,整齐的穿戴,生风的步伐,爽朗的笑声,这是南昆货运中心田东营业部工长李红给人的第一印象。

  15年南昆生涯,“红姐”这个尊称一直伴随着她,既是因为她的名字,更是出于她对工作的热爱。

  去年7月,48岁的李红走上田东营业部工长岗位,开启了又一段“红色历程”。

  行成于思,管理班组,“红姐”重方法

  田东营业部职工队伍年纪偏大、业务素质偏低,给管理加大了难度。李红上任后,经过一段时间跟班摸排,逐渐理清症结,开始有条不紊地整改,首先就是立规矩。

  针对岗位职责界限不明、沟通不畅,造成工作拖沓的情况,李红对各岗位职责再次进行细致划分,大到作业组织,小到卫生保洁,都完善了细节,使营业部管理更为标准和规范。“这些规矩像是醒目的标志线,非但没让我觉得约束,反而在工作时目标更明确,更能放开手脚了。”一名职工感慨道。

  为减少现场工作差错,李红还时常进行现场抽检,抓住“现行”后,循循善诱,帮助职工纠错。

  一次抽检,李红发现报表数据填记错误。该值班员初为人父,常要照看孩子,工作时心不在焉,数据填错的情况时有发生。李红并未厉声呵斥,而是用幽默的口吻劝诫:“小伙子,再这样下去,你孩子的奶粉钱真要被扣没了!”对他晓之以理的同时,全程监督他完成报表。这让该值班员深受触动:“红姐‘巡堂’督促我认真工作,只有工作做好了,才能快乐生活。”从此,该值班员积极调整心态,合理安排作息,工作出错率大幅降低。

  李红到任工长3个月,田东营业部“三违”考核率下降了60%。今年1月,营业部时隔两年后再次实现月度“三违”零考核的安全佳绩,向着标准化货运班组建设迈出了坚实一步。

  业精于勤,狠抓业务,“红姐”肯钻研

  李红初到田东时,货场集装箱大量积压,能进行装卸箱作业的货物线仅一条,每组车调入,供作业的货位不足10个。每天既要发运氧化铝,还有定额回送空箱任务,作业难度之大可想而知。

  为稳定氧化铝这一大宗货源,做大营业部集装箱运输,李红决定迎难而上。每次处理完手头的台账,她都会立即联系田东装卸管理所技术人员,协调装卸公司,积极商讨提升作业效率的方法。回到办公室后,她又将结果整理分析,反复与车站和中心调度室联系,一忙就到凌晨时分。

  李红到营业部后的两个月,田东集装箱装运氧化铝实现每月1万吨的增量,增幅超100%;在作业条件困难的情况下,营业部去年下半年共有4个月氧化铝运量突破1万吨,成绩喜人。

在集装箱积压情况好转后,李红同营销人员一起走访厂矿,主动寻揽更多零散货源。去年11月19日,田东营业部单日装车达到119车,创下货运组织改革以来营业部日装车最高纪录。

  和源于爱,对待职工,“红姐”很贴心

  李红性格爽朗,对待职工亦不失柔情。今年除夕,恰逢李红值班,考虑到职工大多家住异地,她便提前买好了食材,当天下厨为大家包饺子,做拿手家常菜,让职工吃上了热腾的年夜饭。而她的儿子,只能在家里食用加热过的剩菜过年夜。

  李红还非常重视青年职工业务学习,结合实际制定规章试问题目,同时注重结合现场。一次刚收假回到营业部,看见两名见习生在讨论集装箱业务,她便凑上前去:“嘀咕什么呢?走,红姐给你们现场讲解一下就都明白了。”说完带着他们径直走向货场。目前,两名工作不足半年的见习生已掌握了值班员基本业务技能。

  默默不懈地耕耘,换来了营业部业绩一路飘红,这样的付出,对于李红来说,值。

驼峰场上的“萌妹子”

 田    悦

  清晨的阳光洒在柳南驼峰场,车辆减速器也停止了一夜的喧嚣,工长布置完工作,当天的设备检修工作开始了。

  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一位中年女子,她身穿布满黑油渍的工作服,肩扛着工具箱,手提安全锤和注油壶,黝黑的皮肤,伴着阵阵爽朗的笑声,带着几个小伙子上道检修道岔。她就是柳州电务段柳南三场驼峰工区女职工谭加琳。

  谭师傅是个“老驼峰”了,在驼峰场一待就是20多年,她对驼峰设备很熟悉,工区的年轻职工多半都是谭师傅一手带出来的。她常常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:“你们年轻人一定要主动学业务,我们干电务的就是靠业务技能吃饭,学到手的都是本领。”有人开玩笑说,“谭师傅干起活来就跟个男人一样。”是啊,无论是去室外检维修转辙机、扛杆件,还是室内的班组台账管理,她样样做得有条不紊,不管多脏多累,她都能拿下。

  其实,谭师傅年轻的时候也是萌妹子一枚呢。记得有一次,谭师傅给我看她毕业时候的照片,跟现在的她简直判若两人:高挑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,乌黑的长发,笑起来特别甜,曾经是多少人爱慕的对象。再看看眼下的谭师傅,皮肤黝黑,双手布满了老茧,岁月斑驳了容颜,承受着岁月的变迁。翻看一张张旧照片,听她回忆当年刚参加工作时的故事:她曾为了学习新技术与同事日夜摸索,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对作业工具不断改进创新,也曾因为值班室太黑而失眠害怕……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顶着夏日骄阳,冒着冬日寒风,只为守护好驼峰设备,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位肤色黝黑的大姐特别好看。

  春运期间,工区对设备进行全面排查整治,精检维修,确保设备安全可靠运行。时间紧、任务重,而谭师傅包保的设备总是最干净的、缺点最少的,检修完自己的设备,她还热心地帮助他人,只为更好更快地完成工作。她行走在驼峰编组场上忙碌的身影,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。

工区里的“女管家”

梁瑞宸

  “江姐,工区的螺帽不够了,需要补充材料”“江姐,工区的检修本不够了,需要上报”“江姐……”大家口中的江姐,便是南宁电务段南宁信号车间材料员王江华。说起王江华,大家都对她竖起大拇指,她不仅是职工身边乐于助人的好同事,也是领导眼中敬业奉献的好职工。王江华22年如一日,用真心、真爱维系着车间这个大家庭。

  南宁信号车间管辖2个高铁工区、5个普铁工区,有140多名信号工。7个工区的检修材料管理工作繁琐冗杂,王江华认真把控各个环节,小到仓库的零件她都能如数家珍。

  “江姐对车间的材料可谓是了如指掌,少一颗螺丝钉、多一根帮扎带她都知道,比电脑库还管用。”同事们对她称赞道。一次,有职工向她上报缺少了某型号的螺丝,江姐摇了摇头说,“你再去找找看,肯定还有存货。”事实正如江姐所说,材料确实还有存货。这让她“百科全书”的形象更深入人心了。

  大家都打趣地说:“江姐,你这个脑袋用的是什么CPU啊,容量可真大、运行可真快。”江姐总是笑着说:“这几吨几吨的电缆,近百斤重的螺丝螺帽都是我们徒手扛回来的,哪能记不清呀!”

“姐,我们家的电饭锅又坏了……”“佩珍你别急,我下了班过去帮你修。”跟江姐通电话的不是她的家人,而是车间的一名困难女职工。

  王江华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还关爱女职工的生活。车间女工钟佩珍患青光眼,眼睛近乎失明,平常只能待在家里,还要照顾躺在病床上的丈夫。江姐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,“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,一定要尽自己的能力帮助这对夫妇。”江姐不仅自己掏钱为钟佩珍购买各种生活用品,还发动车间职工募捐。只要有空,她便会买一些生活用品给钟佩珍送去,还陪她聊天,打扫卫生。钟佩珍也把江姐当成自己可以依靠的人,家中的大事小事都跟她商量。

  工作中的江姐是活脱脱的一枚女汉子,但下了班后,她又恢复了女性柔美的一面。做甜点、烤糕点、刺绣……都是她的拿手活。

  每天不管多忙,江姐下班后都会去超市买食材,然后回家洗洗切切搭配好。江姐的女儿和老公说,只要想到回家后有可口美味的甜品等着自己,就不愿意在外面闲逛了,让人情不自禁想回去的地方,那才是家啊!

  其实,做甜品的过程就是将自己对生活的热爱、对亲人的爱、对朋友的爱一点点蒸煮,散发出甜蜜味道的过程。不管工作多辛苦,王江华都可以将困难用生活的甜味掩盖,酝酿成幸福的味道。

信号楼里的“巾帼卫士”

黄    琪

  换上宽松的制服,束起长长的头发,戴上鲜红的臂章……美丽的姑娘们摇身一变,成了干练的信号员,在信号楼里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。

  “电力客车K9306次三道通过,去往金鸡村方向,开放信号。”一阵铿锵有力的复诵声从一场信号楼传来。循声望去,声音来自信号楼中的“元老”曹琼芳。

  作为南宁南站的第一批女信号员,曹琼芳从事信号员已近10个年头,车站里的年轻人都喜欢称她为“芳姐”。

  信号楼作为整个车站的中枢神经系统,犹如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。信号员们如战士般,一句话、一个举动都重如泰山,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。因此,信号员被职工们称为“列车卫士”,日夜不间断地守护着旅客和货运运输安全。

  正是由于工作的强度之高、责任之大,因此信号楼里极少会出现女信号员。南宁南站却拥有这样一支特殊的信号员队伍,这支队伍由8名女职工组成,其中多为90后,芳姐则是其中唯一的60后。

  作为“元老”,工作中芳姐担当着师傅的角色。这群90后姑娘多是刚从学校踏入社会的新手,为了带好她们,芳姐可是花了不少心思。“要记住‘眼看、手指、口呼’”“没事就多盯控制台,防止设备故障。”这已经成了芳姐的口头禅。正是由于她的这股认真劲,姑娘们常常调侃:“芳姐,您可比我们父母严厉多了,听您一再叮嘱,我们那些坏毛病可不敢再犯了!”

  然而芳姐对于这群姑娘们来说,可不仅仅是工友与师傅那么简单,更多时候更像是长辈。“芳姐,晚上接班帮我带份饭,谢谢。”“芳姐,能不能帮我叠会被子,接班要迟到了。”面对小姑娘们的“无理”要求,芳姐总会像妈妈一样尽心尽力地照顾她们。为此常常有老师傅调侃:“芳姐,你比她们母亲还尽责呐!”芳姐听后总会忍不住感叹,“由于工作原因,自己常常对丈夫和女儿感到愧疚。所以我能理解这些姑娘们独自在外打拼没有父母陪伴的辛酸,我希望我的举手之劳能带给她们‘家’的温暖。”

  此时的信号楼外,夕阳洒满每一列呼啸而过的列车,信号楼里依旧是此起彼伏的电话声与芳姐铿锵有力的复诵声……


心灵手巧“小金花”

冯馨文

  “今天需要修复20个配件,我们能完成任务吗?”小江有些苦恼地说。

  “嘿嘿,量是多了点,但婷师傅是出了名的巧手,有她在,保证能按时完工!”一旁的小顾鼓励道。

  “巧手”婷师傅就是南宁南机务运用段检修车间制动组的配件修复员卢婷,一位年轻美丽的女职工。

  卢婷聪明伶俐,踏实肯干,初到制动班组,就被班组的专职修配员王建英老师傅“盯上了”:“这女娃子,就是我的接班人。”

  从当学徒的时候起,卢婷就谨记师傅的话:“学会配件修复,首先要懂得原理。”虽然在学校学了不少机车构造等理论知识,但在拜师学艺的过程中,她发现师傅的经验和智慧远远超越了书本。卢婷总是拿着一个小本子跟在师傅身旁,遇到新知识马上记下。她还用手机将师傅修配件的过程录下,下班后慢慢琢磨研究。

  配件修复作业,对配件的打磨至关重要。为了使打磨更精细,卢婷不仅力求对打磨工具、测量工具的使用“精度”,更是常常脱掉手套,用双手全方位摩挲、感知各类配件的形状、厚度,全然不在乎手上沾满油污。

  当前,该段正处于内燃机型向电力机型全面转型的阶段,检修电力机车经验尚缺,新接收的电力机车又存在老旧问题,再加上轨道车和平车的检修任务增多,配件修复任务大增。

  “一天平均修复7个配件左右。”卢婷说道,“配件有很多种,像遮断阀这些比较简单的,半个小时能完成一个,但要是遇上大小闸,要修上一整天。”

  生产任务紧急的时候,卢婷有过一天完成15个配件修复的壮举。“那段时间线上运量大,扣下来的车子等不得,新购置的配件不够用,只能打旧配件的主意。那天晚上回到宿舍,已经凌晨1点多,我的五个手指头都伸不直了。”

  卢婷认为,配件修复,还应该做到更快。“我们现在的作业效率较低,除去检修设备不够先进的客观因素,电力机车构造原理不熟悉是我们的软肋。”她说。

  的确,师傅传授的,是内燃机车的知识和操作方法,电力机车的构造原理与内燃机车有很大不同,卢婷必须在没有师傅传授技能的情况下,将电力机车的修配工作拿下。

  为此,只要车间有关电力机车知识培训的课程,卢婷想尽办法抽空参加,她不仅学习配件原理、制动系统知识,而且不放过电机电器系统、走行系统的培训,她将王师傅那句“要学配件修复,就必须懂得原理”的话牢记在心。

  工余时间,她向班组职工请教,向段技术员请教,向段上职教老师请教,还向外段的师傅请教。“每次有厂家的师傅来,卢婷都不会放过请教的机会,缠着问这问那。”班组的老师傅丁有林竖起大拇指说。

  今年,车间将新来的见习生小江安排给卢婷当徒弟,她十分开心:“我一定像当年王师傅教我一样,毫无保留地把一切知识传授给她。”

图片由邢星、韦锦跟、刘锦韬、冯馨文提供
 

 
 
 
备案/许可证编号:桂ICP备12007070号 为达到最佳浏览效果,请将显示器分辨率设置为1024*768或以上
网站管理:南宁铁路局 地址:南宁市青秀区佛子岭路21号 邮编:530029
技术支持:广西新闻网 
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