隧道补漏工 | 风雨夜归人

时间:2017-12-12 16:00     来源:南宁铁道报      作者:陆君旖 张玥云 冯建国 贺一航

 

结束作业走出隧道,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们脸上。贺一航摄

工务人常年活跃在铁道线上,绵延的铁轨旁常见他们的身影;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逼仄的隧道中,还有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工务人群体,他们是隧道补漏工。

柳州工务段管内的黔桂铁路,自贵州陡峭山地进入沟壑丘陵地区,一路桥隧相连,仅金城江路桥车间管辖内黔桂线就有62座隧道,平均4千米就有一座隧道。

山区铁路山连山、洞连洞,为了修复完善隧道薄弱地段排水系统,隧道补漏工们未雨绸缪,工作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里。

深夜至黎明前,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。

10月10日凌晨4时,一台工程车的车灯划破雨幕的黑夜,当晚12名隧道补漏工将对那马隧道K145+500m至510m处漏水病害进行整治。

入夜山间袭来一阵雨雾,职工们赶紧先到一旁的简易塑料棚里避雨。深夜巡线,深入隧道中心,是他们的常态。记者看到,塑料棚里有空矿泉水瓶、一些设备,还有一张用来休息的简易木板床。

“曾经那马隧道拱圈积水严重,一晚上要临时处理4处病害点。今天的活还比较轻松,主要是做好之前漏水处的防护与加固。”车间主任曹冲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。他身后数名职工的手电光星星点点地遍布在黑暗中,接发完一列货车后,他们开始向黑黝黝的隧道口进发。

十几束手电、头灯的光束将隧道的深黑切割成或明或暗的光影,回响在耳边的是一声声道砟摩擦的“嚓嚓”声。

“不够亮吧?这手电筒给你。”一名职工看到我用手机照亮,他按亮头灯,将手电交给我。“我干这行快10年了,闭着眼睛都能走。”他递过来的手电还残留着温度。

“按照事先的分组开始作业,只有90分钟的临时天窗,抓紧时间!”车间副主任唐国林喊道。记者看到,隧道墙壁上的水痕已经从拱顶蔓延至隧道中部。

隧道内作业,汗水与尘土交织。覃延宇摄


作业开始后,一名职工拿着切割机在水痕下方的隧道壁上切槽,泥沫飞溅,一阵刺耳的切割声中,洞壁只是被凿出一小块。一名女工拿着水瓶从上往下倒水,保持墙体的润滑,使得切割不那么艰难。很快,泥浆积满了下方的小槽,他们的脸上、身上尽是泥点子。戴着一双白手套的手插进淤泥中,捧着满满一手泥,将淤泥清理出来,便于埋下引流管。

“刚来的时候都不习惯嘞,这个时候正是人睡得正香的点。”这名女劳务工,家就住附近的村子,农闲时他们会过来揽活计,补贴家用。“以前刚进隧道好怕的,总要跟着大部队。”她说。这时,水用光了,她一个人到隧道口挑回两桶水。

用了好几桶水,光是切槽就花了近40分钟,为了固定钻孔用的水钻,工人们又抬进特制的作业架进行支撑。隧道内作业范围狭窄,且作业点都在墙面,人力难以固定,该车间有自制的作业架。“不仅有作业架,水钻在混凝土制的隧道壁中容易卡死,我们还有特制的撬棍用于松动。”曹冲介绍道。

钻孔是为了将“毛细管”放置进隧道壁内,这一根约1米长的蓝色管子大有来头。这是该车间今年引进的“水钉法”。“毛细透水管就像一个人的皮肤,它能够吸水并将泥沙分离,再通过引流管将积水排出。”工长王永旺小心翼翼地将管子插入孔中,他继续说,“别以为我们工务人干的就是粗活,粗中也有细,要讲究质量。这隧道的二层都是钢筋混凝土,钻孔要钻好几次,还要把握方向、力度,一刻都不能松懈。”


在隧道内,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响:道砟摩擦声、电钻声、水声,还有一声声沉稳而有力的号子声。利用水钉法,该车间今年以来已整治管内7座隧道,共计54处漏水病害点,历经14次IV级防洪应急响应。


收工,返程。覃延宇摄

清晨时分,往隧道内看去,隧道壁上的水痕已渐渐隐去。天色渐渐放亮,一夜风雨的山间吹起凛冽的山风,隧道口的绿色浓墨重彩,他们回程响亮的瑶歌回荡在霞光照耀的山间。

附件下载: